一位耄耋老人的邊疆情懷
記支援我市礦井災害治理工作的科研專家馬國彥
發布日期:2015年9月25日  來源:鶴崗日報 作者: 劉文穎      


原文鏈接://hgrb.dzb.dbw.cn/bz_date/20150914/
 

    這是一位來自外埠的科研工作者,放棄氣候宜人、環境幽雅的居住地,毅然來到寒冷偏遠的邊陲小城支援我市科研工作;
    這是一位82歲的高齡老人,不思安享晚年,不甘貽養天倫,繼續執著于年輕時一直從事的科研事業,挑戰自我,勇于創新,孜孜不倦;
    這是一位與眾不同的“生意人”,不期待回報,不看重經濟收益,自籌資金100多萬元注冊科技有限公司,只為研究和解決我市鳥山煤礦,乃至所有礦井的災害治理難題,持續3載,無怨無悔……
    這位可敬的老人叫馬國彥,來自河南鄭州,退休于國家水利部黃河勘測規劃設計院、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曾任職黃河小浪底水利樞紐工程地質總工程師,創立的巖體加固新理論獲國家發明專利證書,是名副其實的科研專家。
    說起這位科研專家與鶴崗乃至鳥山煤礦的緣分,始于2012年11月在西安召開的由他主講的全國灌漿技術研討會?;嶸?,馬國彥的報告通俗易懂,尤其是更加注重實踐的講述風格讓來自原龍煤集團鶴崗分公司副總經理孫剛力和鳥山煤礦的礦長蘇長勝、總工程師尹志龍深感敬佩。在偶然的機會中,鳥山煤礦總工程師尹志龍與一同赴會的幾位專業技術人員有幸與老專家馬國彥單獨見面,馬老平易近人、和藹可親的態度,更讓他們深受感動。在此后的一年里,由于鳥山煤礦副井井筒災害嚴重,國內馳名專家都沒有很好的解決方案。蘇長勝和尹志龍多次去河南誠摯邀請,他們的堅持和不懈努力,使馬老看到了礦山人的淳樸,了解到了鶴崗礦山的艱難,渴望先進技術的迫切,從而堅定了他來北方邊疆工作的信心和決心。
    那一年馬國彥已79歲。
    我不想去西海岸曬太陽,我要讓科研伴隨著我的下半輩子。”
    來鶴崗前雖然已退休10余載,但馬國彥老人一直都沒放棄科研事業,并一直受聘于國務院多部委及多省市或從事專業課題研究或進行工程審查。他與妻子都是科研工作者,工資待遇高,生活條件也很優越,女兒是美國銀行的白領,生活條件富裕,早已經為老兩口辦理好簽證及其他手續,希望他們到美國安享晚年。美國舊金山一家供水公司對他獨有的防滲灌漿技術頗感興趣,希望與之合作,并答應給予優厚的條件,但他情系祖國斷然拒絕。
    馬國彥說,“我不想去西海岸曬太陽,我要讓科研伴隨著我的下半輩子。”正因如此,他選擇了寒冷偏遠、條件相對艱苦的鶴崗市從事科研工作。雖然家人很不情愿,但幾番思想斗爭最終還是尊重了他的選擇,老伴兒一年后也來到了鶴崗,以便能得到彼此照顧。馬國彥說,作為科研工作者,最大的幸福就是科研成果被有價值地利用,越是條件艱苦的地方,越是需要科學技術,也最能發揮它的最大價值。這也是他選擇留在鶴崗的原因之一。
    兩年來,馬國彥教授在鶴崗一直著力于對鳥山煤礦深部軟巖的災害治理進行科技攻關,全身心地研究巖體灌漿加固新材料、新技術和新工藝。剛來之初,他很不適應東北的生活,第一個冬天可謂是冷凍難耐。因為要配制出不同功能水泥灌漿漿液的新方法,需要反復觀察、試驗、記錄,甚至夜間也要去實驗室。他清楚地記得那是一個冬天的夜晚,天氣預報為零下34度,為了檢測漿液在不同時間固化的抗壓強度,他需要凌晨3時之前趕往實驗室。當夜2時許,他推開公寓正門,大雪封門,積雪觸及腰圍,連年輕人都很難行走,對于80歲老人更是寸步難行,夜晚沒有光亮,拿著手電筒照著前方白茫茫的一片,如何是好,他焦急萬分。最終他繞了好長時間才找到了另一條通向實驗室的路。平常只走10分鐘的路,那天他竟走了40分鐘,終于在2時40分到達了實驗室,記錄下最準確的數據,而像這樣的試驗僅一年中就進行了數百次。
    為了研究出井巷與巖土、體的基礎工程灌漿加固新技術,馬國彥教授曾多次深入井下,做現場勘查,收集水文、工程地質及施工現場資料,分析形成副井災害的原因。一年無節假日工作,每天工作堅持10個小時,有時候為了測出更準確的數據,在實驗室常常一待就是十六七個小時。2012年的冬天,由于剛剛下完雪,地面上結冰,在去實驗室的斜坡路上,他摔了一跤,跌在地上3分鐘沒起來,看看前方的實驗室,看看手表的指針不停的走動,他努力地爬起來,又蹣跚著走向了實驗室。所幸的是沒有造成骨折。
   “每每找到一個方法,算出一個數據,就跟有了大喜事一樣高興。”馬國彥老人說。為研究出低成本,高價值的技術,有時候他茶不思飯不想,甚至做夢都在推導公式,無數個夜晚從床上起來,打開燈開始計算。春節回河南老家,2個月的假期也只是在大年初一休息了一天,其余時間都是在桌前工作,或查閱資料,或推導,或推導公式,以期計算出更準確的數據。為解決鳥山煤礦的災害治理,他甚至自費到不少工地勘察了解情況,與老同事在原工作單位開了3次座談會,共同探討灌漿的新技術。他不怕苦、不怕累、忘我研究實驗的精神,也因此被人稱為“工作機器”、“工作狂”。
   “我不想把科研成果帶進墳墓,我要把最新的科技傳承下去。”
    馬國彥來到鶴崗不僅僅是要解決鶴崗礦井災害治理的難題,更是想在有生之年能找到繼承他的技術和經驗的學生。蘇長勝、尹志龍擁有的理論基礎扎實、實踐經驗豐富、為人樸實誠信的性格,讓馬老很為看好,他決心把兩人收做學生,傳承技術,好讓他的科研成果后繼有人。小到一個公式,大到一個試驗方法、問題解決方案,他都要一點一點地、不厭其煩地為他倆講解探討。他對學生的提問更是做到了有問必答,不問也答,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的知識傳授給兩人。他也是同他一起工作的年輕人的“加油站”、“發酵劑”,無論誰有問題,都會不厭其煩地解答。希望這些年輕人們傳承他的知識,能夠站在他的肩膀上,看的比他更遠。

 

Copyright ? 2015 黑龍江鶴崗市新智科技有限公司      黑ICP備:15005243號 技術支持:鶴崗市新智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5 HEGANGXINZHIKEJI CO,LTD company